文︰1976阿凱


能參加【You Can Play That Again】是最近想像得到最期待的事。當時問了主辦人直的音樂舍(Straight Music House)名稱的發想︰「是不那麼Gay,還是沒那麼彎?」主辦人輕描淡寫的說道除了1976外其他幾個參與的樂團,其他的自己想像,我就已經感受強力重擊的四四拍了。

2008年的Summer Sonic,在等待鼓機出問題而沒開演的The Kills時,一個女孩高分貝氣魄十足的喊阿凱,原來是Go Chic的吉他手,她們一行人當晚還找到附近一個派對徹夜跳舞,第二天直接再戰Summer Sonic。從不算近的場地趕場衝去看The Verve時,DIGIHAI的吉他手也在同一群人裡衝鋒,一整天下來,實在沒有腳力,聊了兩句便目送他的背影離開。說真的,那時候覺得台灣很有競爭力,因為和我相差了約10歲的他們,看起來就是比所有來自世界各地(主要是日本)的Festival參與者人群耀眼,很多很多。

 

終於輪到我說這句話了,我像他們這麼大的時候——上個世紀末到這個世紀頭幾年,有一陣子也常常在戶外趕著一場場活動,有的規模很小,人頭數得出來也幾乎都認識,有的規模很大,警察先生會在「恰好」的時間出現在「恰好」的地方。有一次機會在戶外派對外回答警察先生的幾個問題,不外乎身份證字號與出生年月日等等…和他的數秒對看,顯然不足以稱為「反叛的凝視」。今天想來,真該為當初那無力的眼神負起一些責任,因為數年後的今天,戶外派對少得可憐,自己也沒讓溫暖如家的地下室們,閃著耀眼光芒幾回…。

「Can I have it again ?」和沒有唱過蔣公紀念歌的朋友,到青少年育樂中心玩。不只在重覆的工作空檔,窩在電腦電視前面,感受人類空前的經濟危機與環境危機…我還要繼續身心靈巧、跳舞、繼續探索心臟和大腦還未感動的部份…。

Can I have it again 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layThatAgain 的頭像
PlayThatAgain

YOU CAN PLAY THAT AGAIN

PlayThatAg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